当前位置:中工网教育频道外语考试-正文
英语能力考试:我们需要这么多“菜刀”吗
蔡基刚
http://www.workercn.cn 2016-11-28 08:43:13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更多

  

    近日从第二届语言测试与评价国际研讨会传出消息,国家英语能力等级考试体系建设已完成主体研制,将在2017年正式对外公布。该项目负责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刘建达教授说,中国约有3亿名英语学习者,但各教学大纲缺乏连贯性,各类考试缺乏统一标准,存在种类繁多的英语考试,所以急需研发统一的英语能力量表,以及相对应的等级考试。新制定的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将划分为九个等级。

    笔者认为,制定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对于厘清和规划各学段的教学目标和内容,提供统一的教学评估标准具有很大意义。但由此去开发对应的九级统一考试体系,就可能会滑向谬误。

    替代还是并行

    根据笔者了解,目前我国存在的英语能力考试在国家层面已经有高考,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英语专业四、八级考试,全国研究生统一考试,人事职称考试等7种,如加上地方的中考、一年多次的高考等,大约有十几种。目前开发的九级考试是去替代前者还是和前者并行?

    九级开发者的意图似乎是要去替代。但是第一个问题是能否替代?利用行政手段,可以把原来的考试整合,改名换姓。但是有些考试已经是一种国际名牌,如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该考试不仅有30多年的历史,而且在国际上已有一定声誉。原来的考试主办者是否心甘情愿放弃这个品牌,变成五六级考试?国际上是否愿意接受现在黑猫就是原来的白猫的解释?原来拿了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证书的上亿持有者是否同意这样对等的说法?

    替代并没有那么简单。很可能的一种结局是:并行。原来的考试不取消,加上新出来的9种考试,那将变成20多种考试。另外还有PETS五个等级考试和国才五个等级考试(国际人才考试)。这些考试都是通用性,内容重复,只是名称不一,这将给教学和用人单位带来极大的混乱。

    第二,退一步来说,即使能替代,但替代得了吗?因为这两种考试不是同一性质的。前者是一种教学性考试,如高考是高中生完成学业,为进入大学而必须参加的,大学英语四级考试是大学生在完成大学英语教学后要求参加的。但九级考试,严格意义上是水平考试,是自愿性的,把水平考试变成强制性的,在全国推,其理论依据和现实依据何在?

    量表还是考试

    九级开发者声称九级考试体系是和国际接轨的。《欧洲共同语言参考框架》(简称《欧框》)确实研发了六个能力等级的量表,然而他们并没有去开发“相对应的等级考试”。按照欧洲理事会的力量,他们完全可以去开发六个等级考试,为欧洲理事会带来巨大的财政来源,但他们没有去开发。同理,托福和雅思也有内部的能力等级量表,但他们的常用考试就一两个。作为国际著名的语言测试权威机构,英语又是他们母语,他们完全可以开发九级甚至更多的和英语能力对应的考试,但他们为什么没有?

    笔者认为把能力分成等级是一回事,设计相应的考试是另一回事——不是一定有多少等级就必须设计相应等级的考试。就如称重,我们可以用一杆秤称出不同重量的蔬菜,用一座台秤称出不同体重的人,是否有必要为蔬菜和鲜肉设计不同的秤,为不同性别和年龄段的人设计不同的秤?为了检测学生是否掌握学完每一级课程的教学内容,有必要设计基于课程教学(教材)内容的不同考试。但是水平考试不是检测具体学习内容,而是为了衡量某人具有什么样的外语能力,因此,除非要从商业角度考虑设门槛,否则完全没有必要按能力设计对应的各种级别的考试。

    《欧框》能力等级量表有入门、基础、进阶、高阶、熟练和流利等六级及其每一级能用英语做什么事的描写。考生只要参加托福或雅思其中一种,考到多少分就可以测算出自己在《欧框》哪一级能力上。从来没有托福入门、托福基础和托福熟练等不同的考试。

    级别还是需求

    九级考试突出了不同级别的能力,但却掩盖了考试的不同功能和需要。这就是这个设计最大的弊病。笔者要问:九个级别的潜在对象是谁?他们是否需要这个级别的考试?用来做什么?

    但凡考试,都是根据需求设计的。不按需求而按能力设计,靠行政手段而非市场需求去推,一定会被抛弃。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设计两个考试:一是托福,为去北美读大学的留学生设计的;一是托业,为职场用英语的人设计的。英国剑桥语言测试中心的雅思也有两个:通用的和学术的。它们的针对性都很强。

    那么九级考试呢?“一二级大致对应小学水平,三级对应初中,四级对应高中,五六级对应大学,七级对应英语专业,八九级对应高端外语人才”。小学有两个级别,依据何在?八九级是高端外语人才,是什么样的高端外语人才?是“基本达到英语为母语国家人的英语水平”吗?

    这九个级别对应的能力都是通用英语能力,而非专门英语能力,如医学英语、法律英语、工程英语等。中国外语教育最大的失败是只讲学,不讲用;只会考试,不会做事。这就是费时低效的主要原因。笔者想问:学生是否要学到九级?学到九级干什么?笔者认为,不能只搞考试,而忽视考试引导的方向。如果我们不希望看到大量应试辅导班的出现和大量应试试题集的出版,不希望看到大量高分低能儿的诞生,就必须踩下刹车。

    大量事实表明,即使学到了第九级也不能保证学生就有用英语从事专业学习和工作的能力。因为通用英语和专门英语是两回事。国家和社会用人单位关心的不是学到几级,而是能用英语做什么事情。无论是国家双一流建设还是“一带一路”建设,国家更需要的是专门用途英语人才,即能用英语直接从事自己专业研究和行业工作的人。而九级则没有考虑国家真正的需求。

    著名测试专家谢小庆曾把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比喻成菜刀。他的观点是:“菜刀是用来切菜的。如果有人用菜刀伤了人,需要追究的是用菜刀伤人的人的责任,而不该去责怪菜刀,更不该去追究菜刀制造者的责任。”这就是美国禁枪控枪的争论焦点。

    但是笔者要问:为了切菜,我们是否需要几十把菜刀,让菜刀满天飞,让菜不断重复切割?得益者是谁?受伤者是谁?对菜刀背后涉及的利益和社会责任,政府难道可以无所作为,不进行监管吗?

    (作者为复旦大学教授、上海高校大学英语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中国学术英语教学研究会会长)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