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教育频道教育视频-正文
开学季,选择休学的三个年轻人……
罗筱晓
http://www.workercn.cn 2016-08-26 00:00:00 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左三为卫耘怡

  左三为陈静雯

    编者按:又是一年开学季,95后大学生已开始“霸占”大学校园。当大部分人收拾行李准备返校时,他们中的一些人却选择了暂时休学。为挖掘兴趣?为进行创业?为寻找自我?……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背景下,越来越多的95后大学生选择打破既定模式,不走寻常路。今天,编者与读者一起走近他们中的一些人,听一听他们的故事。

    卫耘怡:放下图纸,恋于厨房

    早上4点多起床,6点到下午1点上实操课,下午2点到5点上理论课,晚上回到住处还要整理课堂笔记到深夜。还未开学,卫耘怡每天的时间已被学习挤得满满当当。但这种学习,发生在万里之外的法国甜品课程上。

    这个本该在9月升入清华大学建筑设计专业大三的女生,早在今年3月,就递交了为期一年的休学申请。

    两年前,17岁的卫耘怡进入大学。名校、好专业,从小就按“好学生”的标准模式长大的她觉得:“人生只要顺着这条”最正确的道路‘走下去,前方一定是光明坦途。“

    只是,初入大学的新鲜感一过去,问题就慢慢来了:“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卫耘怡回忆说,在学业上,虽然对每一个设计作业都尽力而为,但倦怠感始终挥之不去;在生活中,本来没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自己的心却常常像被猛地攥住,莫名其妙地想哭。卫耘怡意识到,那个考上大学前因单一目标和机械性忙碌而被隐藏的自我,正在慢慢苏醒。“”她‘逼迫着我去思考过去从未想过的问题:我想成为怎样的人,我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在一次与老师的聊天中,卫耘怡无意提起自己将建筑设计原理应用于甜点烘焙的事,没想到得到了老师的极力称赞。多年来把“进厨房”作为爱好的她猛然察觉到,没有哪一件事情,能像烹饪一样带给她无限的满足和喜悦感。

    从小乖巧听话的卫耘怡做出了一个“反叛”的决定:休学一年,专心学习甜品制作。

    将爱好转为专业总是枯燥而辛苦的。每天十几个小时高强度的学习,小腿、脚腕站到酸痛,出炉的蛋糕抹面稍有不平就要推倒重做……最难的是,由于不是初学者,卫耘怡并没有感受到“超强的新鲜感”,反而要费很大力气去发掘自己的增长点。“这样也好,你才会知道自己对厨房是不是真爱啊”。

    半年过去了,厨房这方小小的天地,对卫耘怡来说却越来越大。“中国是最早开始制糖的国家之一,可为什么现代中式甜品却很少有人问津呢?”为此,卫耘怡从自己喜欢的《红楼梦》中寻得灵感,设计了一套名为“金陵十二钗”的中式点心,每一款,都根据人物特点精心选择口味搭配和呈现方式。

    在法国的学习将持续到9月底,卫耘怡已想好了回国后的打算:去江南地区拜师学习传统的中式点心制作。她向记者表示,现在她并不急于创业,休学期结束后也会回学校完成学业,“但在未来,我一定会让食品设计取代建筑设计,成为我的第一职业”。

    姚舜:要想创业,先成“网红”

    相较于卫耘怡在电话那端的少言寡语,姚舜完全算得上是个话痨。如果再看看他的简历:学生社团骨干、国家二级运动员、斯里兰卡海外志愿者、网站签约摄影师……隐约会产生一种错觉:这么爱折腾的人,不干出休学一年的事情才是奇怪了。

    姚舜确实爱折腾。简历上那么多经历还不够,2015年10月,他又在一家旅游网站兼职做了旅行体验师。

    当时,距离姚舜从南通大学人力资源管理专业毕业只有一学期的时间。在商学院浸润了近4年,姚舜深谙经济基础的重要性:“无论做什么,前提是要能养活自己。而作为一个普通大学的毕业生,要想未来在收入上有所突破,我只能依靠不断丰富自身经历了。”

    “出书、创业、走天下”,写下这三个目标,姚舜拿出大学时兼职的积蓄,用“壮行100天”开启了自己为期一年的休学“生涯”。

    从今年1月到4月,他从北京一路坐火车到罗马,并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上,记录下了壮行每一天的经历与感受:在蒙古边境被恶意勒索,在芬兰丢钱包,在克罗地亚面临违法入境难题;在埃菲尔铁塔下拥抱路人,在阿尔卑斯山滑雪,在无数不知名的小镇接受陌生人的善意与帮助……

    除了旅途的经历,他还收获了创业的点子。姚舜告诉记者,在北欧时,一款蕴含当地文化的饰品吸引了他:“造型非常独特,但又受到许多外国游客的喜欢”;随着旅程的行进,他发现自己常穿的唐装也一路受到赞赏,“原来好的服饰既可以很好地表现它所代表的文化,也能够受到广泛的认可”。

    姚舜生出了以服装和饰品作为创业敲门砖的想法,并在壮行结束后很快组建起5人的创业团队。当被问及进度时,这个自信的男生显露出了难得的谨慎,只说还处于市场调查和与生产商的接触中,“创业很容易失败,我觉得自己的积累还不够”。

    姚舜所说的积累是指人气的积累。在壮行期间,他的微博粉丝涨到了近万人;壮行结束后,以“旅行”为主题的数次微信线上分享会,让他的公众号有了3000多的关注量。尽管如此,这个小小的“网红”并不认为“变现”的时机已经成熟。

    姚舜坦承,自己在休学期间的所有活动,既是自我成长,也是为了“营销自己”,从而达到创业的目的。“”网红‘或许听来奇怪,但我以自己的经历与能力成为“网红’,再把东西卖出去,有什么不可以呢?”

    陈静雯:走着走着,意义浮现

    联系到陈静雯的当天,她刚回到广东的家中。这也意味着,她为期一年的休学正式结束了,“9月开始我就要重返学校了”,电话里,她的声音听起来轻松活泼。

    但一年多以前,她对学校的态度完全不是这样。

    以“学霸”的身份安分守己地度过了大一上学期,却没有逃脱“迷茫”和“被推着往前走”的焦躁感。整个寒假,她都生活在惶恐之中:“四年的大学生活似乎一眼可以望到头,而我却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开学后,在学校一刻也待不住的陈静雯开始筹划休学。“在自己的世界封闭了20年,我想去看看别人是怎样生活的”,她用这句话说服了老师和父母,并与父亲达成“一年后一定回校完成学业”的协定,随后就出发上路。

    正如自己迷茫的状态,陈静雯并没有给自己这一年定下明确的目标,而是随性而为。

    热衷公益,她就先后到位于青海省境内的长江源头水生态保护站和川陕哲罗鲑保护中心做环保志愿者;擅长骑行,于是她用15天时间独自挑战川藏线;对经营青年旅社感兴趣,她在四川一家青旅一干就是4个月,熟悉青旅运转的每个流程;旅费不够,她就干脆在拉萨一家户外装备店做了两个月的营业员……

    一年时间,困难痛苦与欢乐喜悦总是相伴而行。陈静雯既要忍受初到高原的缺氧和头疼,也见到了言语难以形容的壮美雪山;既因为借宿路边小村子而心惊胆战到一夜不敢入睡,也在骑行途中受到了素不相识的藏族护路工人的悉心照顾;甚至,她还在路上遇到了属于自己的甜美爱情……

    走着走着,大学与读书的意义竟慢慢浮现出来:“这一年增加了我的见识与阅历,但许多行走社会需要的专业技能,还是只能在学校才能学到。”她甚至开玩笑地表示,这么多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而读书。

    走着走着,陈静雯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有困惑;走着走着,出发前那种恨不得要马上知道答案的心境也消失不见,“在看似是逃避现实的一年里,我学会了与日常的琐碎和重复相处”。

    这个开学季,陈静雯将作为大二的学生回到校园。这一次,她的心里不再有恐惧。外表看起来,她只是比出发时黑了、瘦了,只有陈静雯自己知道,“节外生枝”的一年后,她已经以更好的自己返回了。

    (本栏照片由被采访者提供)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