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教育频道异国生活-正文
新加坡:文化根基再造卓越教育
俞可 陈雅璐
http://www.workercn.cn 2016-12-09 09:38:44 来源: 中国教育报
分享到:更多

  

    新加坡位居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榜首,绝非意外。该国自加盟该项目以来始终位于榜单前列,所参加的其他国际大规模教育评估如国际数学与科学评测趋势测试(TIMSS),表现一贯非凡。纵观新加坡的教育,支点乃语言,根基乃文化。

    以特色赢取佳绩

    新加坡的学校课程与国家战略衔接。国家战略与学校教育之共性在于,面向未来。国家战略最大支撑是人才。故而,国家战略一出台,便进课堂、进教材、进头脑。譬如,新加坡政府在“智能城市2015”计划基础上推出“智慧国2025”计划,并同时实施第四个基础教育信息化发展规划,以及针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开展“编码乐”计划。当然,在新加坡小学课程设置中,科学与英文、母语、数学并列为四大主课,在考试中比重相当。学校管理制度亦接轨国家战略,基于“卓越学校模式”,以评价促发展。

    新加坡中小学的学科教学集中在前半天,下午则为学生创新潜质的激发提供广阔天地。创新潜质从实践能力着手。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课程辅助活动”,它属第二课堂,与第一课堂的“活动学习课程”相呼应。在这个全覆盖的教育形式中,基于包括领导力、增进力、学习力、参与力和服务力的评价框架,个人表现将直接进入学生个人成长档案,以便今后奖励或升学参考。另外,新加坡政府不仅发布全国户外探险教育总蓝图,新加坡教育部今年还决定,自2020年起,面向所有初三学生开展为期5天的野营训练,并纳入国家户外探险教育规划。为深化知识技术应用能力,新加坡各所中学还将在2017年前展开应用学习项目和生活教育项目。

    新加坡教育体系以多次反复分流而著称,由此被打上精英主义取向的烙印。其实,新加坡的精英主义由全纳教育中和。“分流制”的核心理念是“人人皆可成功”。新加坡基础教育政策形成了三位一体的架构,即以资优生为对象的“促优”政策,以学困生为对象的“扶弱”政策,以所有人为对象的“全纳”政策。在扶弱方面,从2014年起,新加坡政府要求所有小学每学年都要为弱势家庭的子女预留至少40个名额,并为各校配备教育协作人员。在全纳方面,新加坡政府1993年启动的教育储备金制度自2014年起惠及7岁至16岁所有青少年。

    以英语立足世界

    新加坡基础教育虽以三大特色赢取佳绩,但真正支点却唯有语言。新近发布的2016英孚英语熟练度指标报告显示,新加坡成为首个迈入极高熟练度水平的亚洲国家。新加坡故事实为双语教育故事。

    1965年8月9日,李光耀率200万星岛民众毅然步入建国之路。这个蕞尔小邦,因位于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航运要道,亚洲各地移民蜂拥而至,遂形成多种族、多语言、多文化社群,既纷繁交呈又矛盾叠加。华语、马来语、泰米尔语虽可相安无事,却无以融通,语言壁垒丛生,文化樊篱林立。若长此以往,种族冲突在所难免。语言,经由教育化作个体的文化基因,进而构建国民的国家认同感。

    新加坡政府最初把英、华、马、泰并列为官方语言,此举成效不彰。英文源流学校门庭若市,升学基本上取决于英语水平,就业前景与事业前途乃第一主因。从历史维度,英语可保证国家制度的连续性;从现实维度,英语可强化国家经济的拓展性。英语固然带有殖民色彩,李光耀却预见英语必然成为世界语言以及星岛求生存求发展求强盛的利器。

    以文化再造国家

    随着英语独步“星岛”,国家认同感的式微和文化归属感的沦丧,新加坡日益沦为一个伪西方社会。李光耀深有感悟:“深感从前在英校所接受的一套价值观并不适合自己。跟自己讲方言和华语的华族群众隔阂,结果迷失在两种文化之间。”1982年,李光耀建议在中学增设儒家伦理课程,弘扬“仁、智、勇、义、礼、信”,号召国民争做“仁人君子”,1984年起在中学三、四年级实施。

    新加坡政府1978年实施“特别辅助计划”,在15所小学试点以华文为第一语文,英语为第二语文,在11所特选中学把英语华语并列为第一语文。1980年新政规定,英文源流学校的华族学生须以华文母语作为第二语文。当年,新加坡仅26%家庭讲华语,1988年,比率跃升至69%.华语是华族学生升级和升学以及最高水准会考时必考科目。同时,中华语言文化教学与研究在新加坡高校遍地开花。2004年11月26日,新加坡国会表决通过华文教学改革白皮书,旨在让华语成为全国生活用语。华语源流学校修读双文化课程的中学生,三年级时去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学习2至3星期,四、五年级时赴中国学习5至6个月。

    这位“新加坡国父”视多元为建立国家的基础,视一体为建设国家的目标,而双语教育成为维系多元与一体之间一根强有力的韧带。英语是工具语言,汲取全球知识;母语是文化语言,传承本土价值。两者相得益彰,不可顾此失彼。2011年,新加坡政府一方面新设英语学院,以提升英语教师的教学能力;另一方面公布《母语教育检讨报告书》,倡导对母语的活学活用、乐学善用,并推出语言能力描述指标。语文教育的工具性务必扎根于语文教育的文化性,既形塑国民,又重塑国家。语言是文脉,更是民族血脉。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