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家教亲子

家长心事:孩子,我与手机争夺你

2018-10-11 00:00:00

  

  新华社长沙10月10日电(记者袁汝婷)直到4岁多的女儿开口索要一个手机作为完成作业的奖励,李兰(化名)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李兰的大女儿7岁,小女儿4岁。她在湖南一个乡镇的手机营业厅上班,丈夫是信号故障检修员,两个女儿随外公外婆生活在农村,夫妻俩陪孩子的时间很少。

  “我们每次回去,都看见孩子在玩手机。我爸妈也管不了。”李兰说,女儿们沉迷于小视频App,如果把手机抢过来,孩子就非常不高兴。直到4岁的小女儿提出要买手机,她才发现“孩子上瘾了”。

  因为工作的缘故,李兰常常接触来营业厅给孩子买手机、交话费的家长,也曾目睹不少人的焦虑。其中有个愁眉不展的老人让李兰印象最深——她随口对孙子说了一句“你这么不听话,我快被你气死了”,孩子却回答“奶奶,你死了就把手机给我”。

  李兰发现,有的大人为了能安静一会儿,扔给孩子一个手机,孩子就不吵了;还有的没空管孩子,给孩子手机是为了让孩子不出门乱跑。

  记者走访中,与祖辈共同生活的农村儿童,不少有程度不一的“手机成瘾症”。更令人忧心的是,爷爷奶奶并不完全明白手机的危害,甚至反而骄傲地说:“我家孙子比我厉害多了,手机上什么都会玩!”

  并不仅是李兰受到困扰。40岁出头的王威(化名)是一名公务员,孩子在长沙一所名校上初中,他与孩子因手机而产生的矛盾,远比李兰母女激烈得多。

  “我儿子可以躲在被窝里玩手机一通宵。他正在叛逆期,如果收了他的手机,就天天和我们冷战。”王威说,儿子沉迷于“打打杀杀的游戏”,最让他感到焦虑的是,在儿子面前,自己几乎无计可施。

  在王威生活的相邻城市,今年3月,一名初中生因沉迷手机,屡次与母亲爆发矛盾,在一次激烈冲突后自杀。这位孩子的父亲告诉记者,手机游戏于儿子而言“就像抽大烟过瘾,打完后就高兴了”。他们试图强制“断瘾”,却悲剧收场。

  这样的悲剧,让许多父母担惊受怕——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孩子,让他们面临着“不能不管,却又不敢硬管”的困境。

  王威很好奇,儿子沉迷的游戏到底好玩在哪儿?“然后我发现最吸引他的是刺激——画面音效的热血澎湃、打杀情节的英雄主义……”王威说。

  不少和王威同龄的家长们,采取“收手机”“守孩子”的笨办法,也强烈寄希望于监管部门和游戏企业肩负起责任,比如严格落实实名制、加强游戏审核等。

  而在95后的“小家长”苏叶(化名)眼里,暴力、色情的“擦边球”内容远非游戏引人沉迷的全部原因。

  与李兰、王威不同,23岁的苏叶堪称“互联网原住民”,深谙网游世界的运行法则和门道。在她看来,最致命的吸引力是“存在感”。正读小学的弟弟就受此吸引,总是念叨:“我同学是白银段位,特别厉害,姐姐你更厉害,你是黄金段位!”

  “相比于怎么没收手机,我更想知道他为什么沉迷。”苏叶带着弟弟及一帮孩子一起打游戏,然后发现“游戏战绩”和学习成绩、体育特长一样,是他们的“社交勋章”。

  苏叶观察到,白银段位的孩子明显更有话语权。“成绩第一名,只有一个人。而玩游戏、打战绩,就是许多普通孩子在同龄人中找到存在感的方式。”苏叶说。

  在苏叶看来,让孩子拥有更多现实中的社交感、存在感和认同感,才是治本的方法。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编辑:张敏

图说教育

  • 乡村阅读

  • 军营体验

  • 家乡寻变化

新闻排行

职教天地

  • 粮油行业首次举办国家级职业技能竞赛

    本报讯 (记者郑莉)9月27日~28日,由中粮集团和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主办,中粮集团工会承办的“2018年中国技能大赛——首届中粮集团职业技能竞赛”决赛本次竞赛设置了制米工、制粉工、饲料加工工三个竞赛工种,通过理论知识和实际操作两部分比赛,最终决出各参赛工种的个人奖项和团队奖项。

  • “定向培养”

教育论坛

  • 校园招聘“抢人”背后 中国汽车业变革亟待生力军

    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凌世权在启动站宣讲时表示,“在汽车这个大事业中,吉利的每一个年轻人以各自的努力,为我们的社会做出了贡献,以每一个人价值的叠加为我们的国家带来了改变。”资料图片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后,在辛显亮那张略显疲惫的脸庞上,依旧很容易发现青涩的笑容。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这位哈尔滨工程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研究生展开了对梦想的追逐。

  • 新骗术:妈,能帮我交一下培训费吗

    前不久,发生在江苏张家港市的一起案件引起各方关注。一名学生家长在QQ上接到孩子的信息,称需要立即交培训费。今年3月,张家港市的俞女士收到了一个QQ好友申请,打开一看申请者竟然写的是女儿的名字。没有多想,俞女士就点击通过添加其为好友。

名人坊

  • 葛晨虹:学伦理学,做伦理人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主任葛晨虹(资料图片)他们最敬爱的一位师友、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北京伦理学会会长葛晨虹教授因连续加班工作

  • 赵翠:俺眼里只有学生

    “干啥的说啥,你当老师、做校长,眼里就应有学生,没有学生咋有学校,咋有课堂?俺就是这么想的和做的……”说着说着“不让一个学生掉队”9月1日,市里举办“2018莱芜最美教师”颁奖典礼,赵翠获评全市最美教师。她的事迹展播中有句萌萌的话:“俺眼里只有学生

新闻日历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