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名人坊

【劳模故事】赵洪刚和他的“火药人生”

本报记者 康劲 本报通讯员 谭顺兰
2018-10-09 08:47:22

  

  “能”,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汉字。但在军工领域,“含能”又是各种火炸药、起爆药、猛炸药、扩爆药等材料的统称。

  在甘肃,有这样一家企业,能够生产单质及混合系列160余种高含能军品,其中60余个品种为国内独家生产,是中国兵器炸药先进制造技术的研究应用中心,是国内品种最多、生产能力最大的重点保军企业,名副其实的“中国第一能”。

  在这家企业里,有这样一位高级技师,躲在坚固掩体包围的特殊车间里,指挥着核心工序,伴随着中国火炸药技术,从跟踪仿制到进入世界前列,一干就是32年,成就一段传奇人生。

  他,就是赵洪刚。

  99.9%的极致追求

  “人无完人,但我们生产的产品一定要力求完美。”在中国兵器甘肃银光化学工业集团公司,实行企业“扁平化管理”后,作为“112工组”组长的赵洪刚,统揽全局,提出了一个近于“极致”的要求——优品率99.9%。

  近年来,在我国战略、战术武器系统及航空航天领域,对射程、威力、精度的高标准要求,最终在生产车间里都要“落实”为一颗颗结晶的微小火炸药颗粒。

  行业优品标准为95%,企业的标准是希望达到98%,而赵洪刚坚持“我们必须做得更好!”

  放在天平仪器上,约30个结晶的颗粒仅有1克的重量。当或粉末、或液体的化工原料经过溶解、造粒、过滤、溶剂输送与回收、蒸馏等6道工序岗位,经历过88台(套)设备,走完1600余米管线,最终成为每吨3000万个光洁、均匀、圆滑的“含能”颗粒时,期间,所经历的每一秒都在挑战着“技能极限”。

  当最新的火炸药技术从实验室走向生产车间“大生产”的时候,除了一整套严格的技术指标外,有关生产工艺、生产过程的描述,常常是一纸空白。“这都属于各国的高度军事机密,无处查阅资料。”有专家介绍说。

  “技术上已经有了重大突破,生产上就不能掉链子,我们工人必须有志气!” 赵洪刚说。

  在“201产品”首次生产中,赵洪刚连续3个月都吃睡在现场,无数次的观察、比对、演算,记录生产工艺的草稿就写了厚厚一大摞,最终整理出“缓慢降温结晶操作法”。

  在某型号产品生产过程中,经历无数个日夜的“煎熬”,他调整优化工艺思路,首创了黏结液、硬脂酸液匀速、分段、分量加液工艺,不仅有效解决了“撞击感度”的难题,还将过滤岗位产生的母液水循环利用,大幅节约了生产成本。

  正是这种永不低头的探索,成就了赵洪刚传奇般的“火药人生”。在2013年受聘为“中国兵器集团关键技能带头人”后,几年间,他就和同事们一道,先后完成了国家级科研项目4项、兵器工业集团级项目11项、银光集团级项目20多项,成为国内火炸药领域顶尖的“含能工匠”。

  32年的“掩体人生”

  2018年,多年默默无闻的赵洪刚被推上领奖台,继荣获“陇原工匠”称号后,又被授予甘肃省五一劳动奖章。

  领奖归来,走进熟悉的车间,赵洪刚说:“突然间,我被自己感动了,此前还没有谁在这个地方工作过32年……”

  这是一个怎样的车间呢?由于火炸药的特殊性、高危性,车间外1公里内没有人烟,高墙外是一道道用砂石、混凝土垒砌的防爆、降爆的工程掩体。

  19岁那年,作为学徒工的赵洪刚首次走进车间,就被这里高度戒备和严肃紧张的氛围震撼了。有位老师傅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宽慰说:“以后好好学、好好干,最多十年八年的,就调走了……”

  在这个特殊的“掩体车间”,调走、转岗是常态。但赵洪刚却是例外,他成了“铁打的营盘,铁钉的兵”,他离不开这里,这里也离不了他。9年后,好学、肯干、善钻研的赵洪刚被工友们推荐为“勤长”,这是一个类似于班组长的岗位。生产的担子压在了他的肩上。

  近年来,火炸药品种日益繁多,产量规模却在减少,这意味着同一条生产线每年必须频繁转产20多次。仅在今年8月,赵洪刚的生产线就转产3次。

  由于生产过程中结晶、造粒、钝化、喷射等工艺“轮番上阵”,生产原料都具有不同程度的黏性和黏附性,同事们说,“转产一次就好比在火山口上雕花,设备中哪怕指头大点的火炸药,遇到金属摩擦都会发生剧烈的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为了提升转产清理效率,赵洪刚围绕“短”“频”“快”苦思冥想。通过查阅大量资料,与技术人员展开“头脑风暴”反复论证,终于设计出快速换产法。通过两年多的不断磨合与完善,使产量得到大幅提升,创造出一套以时间为轴,多岗位、多任务协调合作的全新转产模式,在同一条生产线上像“变魔术”一样,生产出涵盖不同军种装备所需的火炸药,适应了新时代强军目标的要求。

  “忠孝两全”的赤子情怀

  火炸药生产线是极度高危、极限防火的单位,连铁器工具都被严格限制性使用,就怕磕碰、摩擦后的星点火花引爆一场无法估量的事故。

  但有一次,一位青年工人从工装中摸出一个“漏检”的打火机,下意识准备把玩。刹那间,赵洪刚飞冲过来,抱起这名青工就往外跑,跑出工房、绕到掩体的斜坡后,当胸一拳砸了过去,“兄弟呀!你差点把咱们都报废了!”

  惊魂稍定,两人紧紧抱在一起……

  “火炸药生产线上工作一场,都是生死相托的好兄弟。”这便是赵洪刚和同事们的感情。

  赵洪刚是生产线上的“灵魂”,也是同事心中的“教授”。他在生产中手把手培训,近几年间带出了4名高级技师、7名技师,为含能材料产品混合生产线提供了强有力的技能人才保障。

  生活中,每天骑自行车“两点一线”,下班就赶去给母亲做饭,这是他的日常。母亲患病卧床10年,他和姐姐每天轮流照料从未间断。

  2016年的某天,赵洪刚在家休息,望着劳累的妻子,突然想起,结婚24年了,居然没有带妻子出过远门,“我一定要带你出去走走。”几天后,赵洪刚下定决心,请了15年来的第一个年休假……讲到此处,这个年过半百的汉子居然在记者面前落泪了。

  今年4月25日,就在全省五一表彰大会的前一天傍晚,兰州水上交通(集团)邀请百余名劳模代表夜游黄河。坐在画舫船上,穿过百年黄河铁桥,甲板上河风拂面,远山朦胧,大家倾情欢笑,彼此分享交流着不同的岗位感受与节日喜悦。唯有赵洪刚矜持寡言,坐在角落里,静静微笑。

  这个与火炸药结缘一生的汉子,此时在想什么呢?

  “和平的生活,真好。”赵洪刚微笑着回答。

  (制图:张菁)

  采访札记

  用心感悟才能做到极致

  康劲

  火药是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是衡量一个国家国防实力的重要标志。然而,近现代以来,中国的火炸药技术曾落后于西方国家。最近20多年间,以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为代表的科研专家,在火炸药的理论与技术领域,突破了多项世界性瓶颈,一系列重大发明应用于武器装备,让中国的火炸药技术重归世界前列,用重遏制、长震慑的火炮实力捍卫着祖国和平。

  科研专家为火炸药技术的进步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而像赵洪刚这样摸爬滚打在生产线上几十年的工匠,同样功不可没!躲在坚固掩体包围的特殊车间里,每天面对同样的工房,同样的设备,在很多人看来都觉得枯燥,可赵洪刚却说:“我对生产线感兴趣,就喜欢琢磨它。”32年来,他将时间和精力凝聚在产品的技术创新和工艺设备的改进上,将整条混合炸药生产线装在脑子里,对每一个螺丝、每一个卡扣和弯头都了如指掌。有人说,这条生产线对他来说就像捧在手心里的孩子。

  “所有温度、湿度、速度所带来的细微变化,仪器只能提供参数,肉眼无法识别,却可以用心去感悟和总结。”手捧着这些“晶莹的颗粒”,赵洪刚会心一笑。是的,用心感悟才能做到极致。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编辑:李林杉

图说教育

  • 奋斗是人生的标配

  • 扎根乡村 坚守教育岗位

  • 我了解的中秋节

新闻排行

职教天地

  • 柳工举办劳动争议案例模拟课堂

    本报讯 (记者庞慧敏 通讯员陈松)“领导,我受工伤这两个月的工资拿到手怎么少了这么多”“小韦,你受伤期间没法做工据了解,模拟课堂上,劳动关系双方的“行政领导”和“职工”的角色均由基层工会调解人员出演。这是该公司工会首次举办此类培训

  • 广东举行钢结构制造技能大赛

    本报讯(记者叶小钟 实习生刘晓青 通讯员张辉斌)近日,由广东省总工会、省人社厅主办,中建钢构公司承办的第四届广东省职工职业技能竞赛暨中建钢构迎庆十周年钢结构制造技能大赛举行广东省总工会党组成员、经费审查委员会主任冯建华,中建钢构相关负责人以及一些职工代表、蓝领工人代表共计150人参加活动。

教育论坛

  • 【焦点关注】监管真空,“培训贷”坑你没商量

    1年前,程昱从沈阳工业大学毕业。毕业前,他听信沈阳某先进制造学校的介绍,在某借贷机构上办理了1.98万元贷款。近两年,媒体频繁曝出大学生求职反被要求借“培训贷”而欠下债务的事情。《工人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21位借了“培训贷”的大学生,追踪其维权状况,听他们讲述各自维权难的遭遇……

  • 后勤阵地上搭建育人舞台

    古铜色的轻工业装修风格,鸟笼式的个性化就餐环境,汇聚全国各地的各式美食……新学期开始,扬州大学瘦西湖校区的食堂爆红网络。“网红餐厅”是扬州大学后勤保障处发挥环境育人功能,打造全方位育人阵地的真实写照。近年来,该校在围绕师生需求、夯实服务保障的同时

名人坊

  • 【劳模故事】赵洪刚和他的“火药人生”

    在这家企业里,有这样一位高级技师,躲在坚固掩体包围的特殊车间里,指挥着核心工序,伴随着中国火炸药技术,从跟踪仿制到进入世界前列,一干就是32年,成就一段传奇人生。他,就是赵洪刚。“人无完人,但我们生产的产品一定要力求完美。”在中国兵器甘肃银光化学工业集团公司,实行企业“扁平化管理”后

  • 瑰丽明天 恢宏世界

    赵丽宏是我的老朋友了。丽宏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认识他,还是我在苏州工作的时候。他偶尔到苏州参加一些笔会、讲演等活动,我当时担任分管文化教育的副市长,有机会结识这位心仪已久的作家。他的儒雅、谦逊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新闻日历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