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教育频道自考-正文
湖南农业大学自考生就读一年后变社会培训生
赵丽http://www.workercn.cn 2012-12-25 08:49:37
分享到:更多

  

网言网语

  近日,一些知名论坛出现一则名为《90后的我们在任人宰割》的帖子。帖子称,不少学生在湖南农大就读一年以后才发现自己不是农大招收的官方自考生,而是属于一所名为曙光教育的培训机构招收的培训班学生,“湖南农业大学自考,完全就是骗取我们父母的辛苦钱、血汗钱”……

网闻寻真

  “宿舍条件差一些,我可以忍受。到这里来读书我就是冲着湖南农业大学的牌子来的,但想不到现在是这样一个结局。”2012年12月20日,细雨绵绵中的长沙显得异常寒冷,在没有暖气的寝室里,方明蜷了蜷身子对记者说。

  方明和他的几个同学正是近日出现在诸多网站上的一篇名为《90后的我们在任人宰割》帖子的发帖者。

  方明等人在帖子中直指湖南农业大学自考乱收费,并表示在湖南农大就读一年以后才发现自己不是农大招收的官方自考生,而是属于一所名为曙光教育的培训机构招收的培训班学生,“湖南农业大学自考,完全就是骗取我们父母的辛苦钱、血汗钱”。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法制日报》记者赶赴实地进行了调查。

第一问:

培训班还是自考助学班?

  从省长信箱投诉到几大国家级、省级门户网站的发帖,方明等人与学校的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4个月。

  在帖子中,方明等人表示自己是湖南农业大学本部自考大二的学生,但“我们把我们的学生证给农大纪检处看时,他们笑笑说,这根本不是我们农大发的学生证,是伪造的。等于我们来农大本部读了一年的书,全部都是湖南农业大学自考招生的负责人刘乐平一手伪造的。之前我们想转到湖南农业大学本部官方的自考里面去,那里开不了班了,如果转专业,那我们第一年岂不是浪费了”。

  对此,记者在湖南省人民政府官方网站的“省长信箱”中,看到针对此事的答复称,“经湖南农业大学查实,投诉的学生系湖南曙光培训学校的学生,这些学生以个人名义自愿参加湖南农业大学工学院开办的‘建筑工程技术技能型中高级人才培训班’”。此外,在今年湖南省考试院针对此事的调查报告中,对于这些学生的身份进行了同样的界定。

  “我是在今年才知道曙光教育的存在的。”方明告诉记者,2011年高考结束后,由于成绩不理想,就打算自考本科,“在看了湖南农大的官方自考介绍后,认为农大的牌子够硬,我们很信任,就到了这里进行报名”。

  “当时自称农大老师的刘乐平就在农大的第八教学楼的一间教室中,收了我们1000块钱的预录费。”方明的同学袁静说,“那时候我已经被一家正牌的专科学校录取了,如果不是农大自考生可以弄个本科生的文凭,我怎么会舍弃正牌学校,而去读一个所谓的技术培训班。”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刘乐平根本不是农大的老师,而是曙光教育集团培训部聘用人员,已于2012年7月被解除聘任合同,现为无业人员。举报信以及网帖中涉及学生均为刘乐平招来的生源。”由于在外出差,曾多次前往湖南农大调查此事的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姚处长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培训班是湖南农业大学工学院依托自身专业办学基础及社会需求,面向在岗职工、退伍军人以及应、往届高中毕业生开展技能培训,于2011年4月举办专业培训班。“湖南农大工学院与时任曙光教育集团培训部主任刘乐平合作开展招生及专业技能考证服务,开办机械设计及制造和建筑工程技术高技能班,由工学院负责项目培训课程计划的制定及实施,曙光培训学校负责学生的招生及技能考证服务工作。2011年,湖南农大工学院共计招收培训学生70余人”。

  此外,湖南农业大学工学院副院长辛继红介绍说,工学院与曙光教育合作开设培训班只负责开班授课,招生是由曙光教育培训机构负责的。

  “现在这个班的学生属于在上自考助学班吗?”记者问辛继红。

  辛继红回答称:“这批学生是注册在曙光的中职,现在通过成人高考就会获得农大函授专科的毕业证书。”

  “我们现在如果不考成人高考函授就只能是个培训班的学生,最后只有个没什么作用的结业证书,而纯自考生是不用函授证书的。”方明等人对记者说。

第二问:

到底应该交多少钱?

  方明等人还在帖子中指出“今年的学费上涨至11000元”,“无缘无故地增加一个培训费用,之前大一的时候交过5000元培训费用,说我们大二就不用交了,而现在还要交”,“去年去湖南农业大学纪检处发现,刘乐平为我们开的大一学费收据全部都是假的,农大纪检处不承认”。

  方明向记者列了一笔账,除去住宿费、保险费、军训费、成教专科学费等以及1000元的预录费外,“我们第一年还交了3200元的考证费和5000元的培训费。但是我们第一年并没有任何考证,另外培训费根据物价局的规定应该是一年4000元,而且我们手中开的发票也显示的是4000元,另外的1000元去哪了?”

  “在今年考试院督办之后,学校退给了我们1000元,但今年第二年收费的时候仍是收取5000元培训费,这又是为什么?”袁静对记者说,“我们曾去问刘乐平为什么多收我们1000元,刘乐平说因为我们的公共课是曙光教育开的课,可这一说法我们这些学生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并且给我们上课的老师不是院校老师,是打的湖南农业大学的幌子”。

  作为收费方之一的湖南农业大学工学院副院长辛继红则向记者解释说:“培训费是当初由曙光教育的刘乐平代收的,他当时收了5000元,但发票只开了4000元,在将这笔款项入学校的账目时,就只按照发票的数目进行核对。后来我们一想,这些生源也是刘乐平他们招收来的,我们就将当时的感谢费留在了曙光教育那里。”

  “现在退,是因为这些学生一直在闹,考试院来我们这里调查就建议把费用退给学生,我们就让曙光教育退了这7万多元。”辛继红强调说,“我们现在是亏了,你们算一算,按照曙光培训学校向物价部门审批的高技能班培训收费标准7元/学时收取,每学年计划培训学时是750至800个学时,这样以750乘以7也要5250元的费用,所以我们第二年为了收支平衡,收取5000元培训费是没有错的”。

  但在湖南省教育厅针对此事在“省长信箱”的回复称,“根据物价部门核定的标准,应收取每生每年的培训学费标准为4000元,但湖南曙光培训学校培训部负责人在没有告知湖南农业大学工学院的情况下,擅自多收取1000元培训学费用于支付由曙光培训学校增开设的部分培训课程的酬金,但是没有及时告知学生,并且增开设的培训课程未完全落实到位。经湖南农业大学核实,情况属实,已责成湖南曙光培训学校培训部负责人退还多收取学生的1000元培训学费,并于2012年9月13日晚上召开全体培训学生会议,告知学生相关情况”。

  “现在考证费已经退给学生了,另外预录费是由曙光学校收取的,和我们没有关系。”辛继红说。

第三问:

为何会出现如此多的问题?

  采访中,袁静等人一直在重复一个问题——我被忽悠来了,现在我只能认了,但我的未来会不会仍被忽悠?

  对于袁静等人就读的“建筑工程技术高技能班”,辛继红表示:“这个培训班最初完全是根据劳动厅的规定开设的,主要是向企业输送技术人才,和自考等没有任何关系的。在入学之初,每一个在班里就读的学生都和我们签订了入学须知,明确了培训班是没有任何学历教育。”

  在辛继红提供的湖南农业大学工学院“建筑工程技术型中高级人才培训班”学员入学须知上,记者看到其中对于以自愿报名参加培训、培训方式、结业证书等均有明确表述,在须知下方附带的工学院参训学员安全责任承诺书后,签有学员姓名的信息。

  “全部学生都签字了,这里面是全部的文件。”拿着手中的入学须知,辛继红肯定地说。

  但方明表示自己只见过下联的承诺书并进行签字,从未见过上面的入学须知,袁静则表示两份文件均未见过。同时,记者在签名的入学须知中,也并未见到方明、袁静签字的入学须知。

  “我怀疑在招生的过程中,曙光教育存在忽悠学生的行为。”姚处长对记者说,曙光教育由曙光电子中等职业学校和曙光培训学校两块牌子两拨人马组成,其中曙光电子中职学校属于湖南省的自考助学机构,但招收这批学生的曙光培训机构则没有资质招收自考生。

  在截稿前,记者经多方联系,仍未找到曙光教育的相关人员以及已离职的刘乐平。(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学生为化名)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